关灯
护眼
字体:

307 二愣夫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现在哭还来得及么?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等言舟晚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沈慕青并不在身边,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浑身酸疼的难受,像是被马车给反复碾过一般,连手指都是酸的。

    忆起昨晚,整张脸都红的滴血,更是下意识的拉过被子,连着口鼻一把盖住,只留一双如水的眸子在外面,并且不停的转动着。

    突然,一阵呛鼻的烟味从窗户的缝隙里传了进来,言舟晚被呛的呼吸有些堵,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咬着牙费力坐起身,看着一旁全部废了了的衣服,顿时觉得头疼。

    用被子包着自己去衣柜取衣服,可是这双脚刚一落地便又跌坐在了床上,更是倒吸一口气,因为这双脚是软的,软的连站的能力都没有了,不免在心底埋怨起来,可这罪魁祸首还是那杯茶,她此刻甚至想抓着夏木槿过来严刑拷问一番。

    歇了一会儿,并且在双腿上捏了一会儿,才勉勉强强忍者钻心的疼去了衣柜,并找了衣服慢吞吞的换好,然后才一步一歇息的走出新房外

    。

    一股冷气扑鼻而来,她急于出去探状况,这衣服穿的有些薄,被寒风一吹,整个都打了一个哆嗦,更是紧紧怀抱住自己。

    因为两人住的是一楼,家里是四室一厅的,婚房是靠南这一间,而几个家长住的是二楼。

    突然,言舟晚脚下一顿,脸也煞白一片,想到几个家长,忍不住颤抖起来。

    媳妇一早可是要给公婆敬茶的,可是她都睡到傍晚了,这天马上就要黑了,而且这屋子里此刻没有电灯,光线有些暗,而且整栋房子都毫无一点人气,就像是只有她一个人,突然想起沈家二老阴沉的脸,心中一阵紧缩,该不会沈慕青被他们给带回去了吧。

    想着,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苍白如纸不说,就是这步子也愈发的迈不出去。

    而这刺鼻的烟味越来越重她却恍若味觉。

    此刻的厨房却上演着一幕人烟大战,沈慕青脸上白一块黑一块的正手忙脚乱着,他的步骤明明没有错,为何就是煮不出色香味俱全的面条。

    有肉,有葱末,还有姜丝,可这锅里煮黑乎乎的确实是面。

    而且这满灶的柴除了噼里啪啦的响声和满满腾出来的浓烟硬是看不到一丁点火星,而且他这面条都住了半个时辰了,水也开了,可就是没有要翻滚的意思。

    他一手继续往灶里添着柴禾,一手拿着铲子在锅子里搅拌,到最后,就是这锅子里能看到的也只是浓浓的烟雾。

    “咳咳咳......”

    而自己被呛的呼吸都困难,更是腾出一只手捂着口鼻咳了起来,甚至连眼泪水都哗哗的流......

    “那沈二公子家的,你家是不是着火了,这厨房的烟咋那么大,都呛的我们家不能出门了。”

    然而,还在言舟晚发怔之际,一道焦急的声音便是从院子外传了进来,言舟晚这才后知后觉的找回一丝理智,来人是隔壁的婶子,为人还不错,因为她的儿子儿媳都在木槿那里干活,而且昨天两人成亲,他们两老都热情的过来帮忙。

    “婶子...没事,家里许久未住人,便是将这厨房用烟熏一下,杀菌。”

    自己现在这模样绝对不能让人看到的,除了脸,这脖子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而且和手臂上也是,若是让人看了去,还不知道要怎么传呢。

    而这杀菌一事都是夏木槿给教的,因为作坊都会定时杀菌,所以,这村里人对这个词并不陌生。

    那婶子虽有疑惑,可是看这家里还有人,并且没有任何手上,她才前叮后嘱一番离开了。

    待她离开,言舟晚便是迫不及待冲向厨房,尽管这每一步都钻心的疼,这是她一沈慕青的房子,绝对不能让它有事。

    “咳咳咳......”

    “咳咳咳......”

    然而,这还未进厨房,便听到一丝熟悉的咳嗽声,言舟晚心中一喜,眼泪水都流了出来,更是哽咽着声音道:

    “沈...相公,是你么?”

    “娘子,这里烟大,你先出去,等下就有吃的了。”

    沈慕青还是一手捂着口鼻,他固执的认为这一锅面会熟,更固执的继续加柴,认为只要这柴加满了,这火才能烧的更旺,而自己的脸都已经成了黑面神,却是依旧用手朝脸上抹去

    。

    “吃的?弄吃的你干嘛弄那么大烟。”

    言舟晚显示一愣,紧随着心中一喜,潜意识的知道,他是在为自己做吃的,可是看着这浓烟,却是无奈且担忧的道。

    “为夫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加满了柴,烟倒是滚滚而出,就是不见这火上来。”

    沈慕青也纳闷,他今天的脾气已经够好了,换做平日,早一脚将这灶给踹了。

    “你......”

    闻言,言舟晚哭笑不得,哪有这样烧火做食物的,思前想后,便是道:

    “你先把柴从灶里拿出来。”

    拿出来??

    拿出来这火不更没有?

    沈慕青蹙着眉头,半天都不动手。

    “快点啊,这烟太浓,我受不了。”

    言舟晚却是急忙催促着,自己此刻却是快要受不了了,可是也担心还在这厨房里面的沈慕青,硬是站在门口没有离去。

    沈慕青听说她快受不了了,想也不想的一根根将柴往外面抽,顿时,只听到那柴禾被丢在一旁的当当当声,可是随着他抽柴的动作,这烟也在慢慢的减少,到最后整个厨房渐渐有了一丝光线,言舟晚甚至看到了蹲在灶旁那道模糊的身影。

    心中一动,便是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你进来做什么,快出去,很快就能好了。”

    沈慕青见言舟晚走了进来,还是有些尴尬的,说来他也跟着她在面包房几个月了,而且两人在边境生活了一年,她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可是自己却从来不曾看她是如何付出的,而面包房那段时间他也一直是个摆设,现在想来,心中甚是愧疚。

    平时,言舟晚给他做的都是三菜一汤,还有白米饭,可是他现在只是煮一碗面条,花了半个时辰还未煮成不说,结果还浓的这么糟糕,能让他不尴尬么?

    然而,他说话的同时,却像是习惯性的去拉言舟晚的手,碰触到她如寒冰般的手,顿时,脸上一沉,一把将她给揪进怀里,责备道:

    “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你当自己是什么呢?”

    “我......”

    言舟晚被责备的哑口无言,此刻才发现这浑身都冷的颤抖,可是,沈慕青的怀抱好温暖,温暖的令她不想离开,然而,两人并未发觉,这灶里的柴此刻却是燃了,而且这火势还越烧越旺。

    锅子里的面条也随着水滚烫了起来,到最后,这水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甚至发出滋滋的声音,还有浓浓的礁糊味,可是这浓烟味改过了礁糊味,导致两个忘我的人丝毫都不曾发觉。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