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22 大结局 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哟呵,城城,今天还有不怕死的,居然说要和你拼桌,瞅瞅,身上没有二两肉,就是这长相也不堪入目,你说,咋整?”

    然而,他这话还未说完一道吊儿郎当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接着,两道身影出现,沈媛媛掀眸望去,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

    面前两个男子十三四岁的年龄,开口说话的一身白色长衫,金色玉冠束发,唇红齿白,五官精致,一双挑花眼此刻正戏谑的看着沈媛媛,而与他并肩的男子则一身湖色长袍,身长玉立,五官如雕刻般美轮美奂,一双深邃如的眸子却是冷冷的慑向沈媛媛,眸底染着怒火,似乎再说:识相点就给老子让开。

    而意识到这一点,媛媛也不再花痴了,朝两人挑眉,便是淡然的朝着小厮招手,那小厮此刻已经是汗流浃背,身子甚至都带着一丝颤抖,可是对于沈媛媛他也不能坐视不管,便是朝着两个男子恭敬的俯身之后走向沈媛媛。

    “爆炒肥肠,宫保鸡丁,清炒藕片,干锅茶树菇一样来一份。”

    而等这小厮上前,沈媛媛菜单也不看,脱口就是几样她喜欢吃的菜给念了出来,并且还拿出了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那小厮定睛一看,金光闪闪,这可是黄金啊,顿时,对这客人更是不敢怠慢了,可是还是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将人留在这桌,毕竟,包下这里的人可是大人物,就是整个京都都没人得罪得起,深呼吸几次,便是委婉的说道:

    “公子,楼上有上等包间,您看,小的给您打五折。”

    说道最后几乎是哀求的口气

    。

    “公子我有钱,先到先坐,自古的定律。”

    而越是这样沈媛媛越不服气,冷冷的扫了眼已经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绝色男子,再次掏出一锭金子,有些生气的说道。

    “哎哎哎,去吧去吧,一切照常。”

    然而,陆焱却突然好心情的示意小厮离去,并且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沈媛媛,琢磨着,上次和他们争这个位置的人好像早已不在了,不知这不怕死的男人又会是哪一种死法。

    那小厮先是一愣,随即却是无比同情的看了看沈媛媛,唉声叹气的离去。

    不一会儿,东西便一一呈了上来,可是却并不是沈媛媛点的,而是对面两个男子的,沈媛媛气的嘴巴都能挂个酒壶了,可是她并未为难小厮,而是闲情逸致的等。

    直到对方的东西上齐,可说这桌子也摆满了,而她的东西却是小厮用一个托盘给直接搭放在了桌子的边缘,随即便是如逃命那般泡了,而在小厮跑出卡座的第一时间,卡座的门便哐当一声给关了。

    这一响动吓了沈媛媛一条跳,眼神有些闪烁,却也是有些心虚了,连刚才的气势也弱了下午,因为她很意外的发现,这卡座的门一关之后似乎与这外界隔绝了,一点声音也没有,而对面的两个人却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可是这目光却时不时看向窗外。

    此刻,沈媛媛才后知后觉,他们包下这卡座为的只是这户窗子。

    同时,自己的眸光也是朝窗外看了过去。

    这一看,险些将自己的眼珠子给挖掉,在他们的角落里,正好看到对面名为怡春楼的香艳场面,那门口数十个穿着暴露浓抹艳妆的女子正拿着颜色不一的手帕各种招人,而且每个人都是爹声爹气,看了穿着好气质好点的男人双眸就发光,恨不得扑上去直接给扑了一样。

    沈媛媛虽然只有十四岁,可是从小就跟着夏木槿还有两个无良的哥哥,耳濡目染多了,对这个并不是很陌生,对自己对面两个男人却多了一份鄙视。

    也不过是长了副好皮囊罢了,她还以为包下这卡座是为了什么。

    想着,眼珠子一转,小手一番细微的动作,而后便每样菜都尝了几口起身便要离去。

    “小子,坐下来容易,可是要走就有点难了。”

    然而,她刚走向那门,眼前却凭空横出一条手臂,那白衣男子不知合适站在了她身侧,此刻,却是气势高涨的拦住了她的去路。

    “这酒楼可是公众的,好像本公子也没欠你们什么吧。”

    沈媛媛眉毛一挑,对这个没有礼貌的男子更加的不满意了,沉声说话的同时,双手已经去拉向男子的手。

    可是,那男子的手却像是铜皮铁骨那般,不管她怎么用力却就是动不了他丝毫。

    而陆焱此刻也是疑惑了,再怎么矮小也是个男人,况且他只是一条手臂而已,连内力也没有使上,可是这男人像是没吃饭那般,这双手拉着他的手显得像是在挠痒痒,可是,却莫名的令他心跳加速。

    “喂,你到底要闹那样,本公子也是付了钱的。”

    沈媛媛此刻已经恼羞成怒,一把拍了下陆焱的手臂,低声吼道。

    见过不讲理的还不曾见过这般不讲理的,她也是娇生惯养过来的,还从未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再说了,此刻这两个男人在她眼中无疑列为登徒子一类了,想要这样将气给吞下没有那么容易。

    但是,自己刚才可是在两人身上做了手脚,若是被发现了到时候这两人追究起来吃亏的是自己,所以,她必须早点离开

    。

    陆焱被这么一吼,有些懵,可是手却不自觉的往下垂,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这样,而沈媛媛却把握时机,卯足后劲一个前冲,然后眼疾手快的将这卡座的们给打开,一股劲给冲了出去。

    “我不是故意的。”

    而后知后觉的陆焱接受到天景城怪异的目光,顿时尴尬的双手一摊,很是无辜的说道。

    可是刚才那男子冲出去却碰触到了自己的身体,而且很明显,那人的身体很柔软,像是一团棉花,而且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味,这种味道很特别,而且是他喜欢闻的味道。

    “别废话!”

    天景城却并未在意他是否故意将人放了,而是不耐烦的蹙眉低吼出几个字,陆焱顿时没了底气,直接走向桌前,继续监视着对面。

    “喂,我说你该不会是真看上她了吧,记忆中你好像早已有了红颜知己,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不想去看看?”

    陆焱口中的她便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什么不好做偏偏做了一个女镖师,而且这次送的镖便是这怡春楼,可是自己这个妹妹很有个性,对天景城不上心,却偏偏心仪她的那个大师兄,为此还跟那妖里妖气的姨娘对干了好几次,最终平局。

    他甚至不知道天景城为何会突然注意起她,而且两个月前包下了这卡座,为的就是靠窗,能看清怡春楼的一切。

    作为朋友这么多年,他从来都不曾将他的真实身份给泄露出去,而且两人算是孤朋狗友,相依为命的那种,他更不知道堂堂一国太子爷为何会找了他这样一个商人的儿子为朋友。

    “想知道?”

    天景城不到十三岁,可是看上去却与他的年龄极为的不相符,身高不说,长相不说,就是这处事说话都跟个二十好几的人那样,而且老练的像只狡猾的老狐狸,跟他相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他在任何一件事上失败过,而作为绝密朋友的他,宁愿跟全世界做对也不会自讨没趣的跟他做对。

    而天景城此刻这幅神神秘秘的模样,令他心给绷紧,并且提得老高,却还是凑上前去:

    “当然,每次都让我给你打下手,可是也得告诉我你的目的吧。”

    朋友之间就是拿来信任的,可是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即使是关系再好,他心里也很不好受。

    “嗯,去问问你妹妹,这趟镖走的是什么?”

    天景城到时出乎意料的直爽,而且他知道陆焱的家里,他爹是个商人所不能说富可敌国,可是在这京都也是很有名的商人,而且他除了钱多之外就是老婆多,手指加上脚趾都数不过来的,当然,他的兄弟姐妹也就自然做,他这最小的弟弟妹妹可能还在襁褓中喝奶吧。

    而他的这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妹妹陆冰只比他小三个月,一身好功夫,可是什么都不喜欢却偏偏被一个人模狗样的男人给迷住乐从,并且甘愿为他做任何事,而此趟镖走的不是一次,而是很多次,而且这么久,他可是动用了很多关系都没能查出他们真正的目的。

    而且最近京都很多偏远地区都传言很多未婚女子失踪,要么就突然暴毙,当然,这暴毙之前必须是*的,他就怀疑了,并且像父皇和母后强行要下了这个任务,这可是他人生当中的第一次接受这样的任务,应该算是重大而有意义的吧。

    “你知道,我们关系是水火不容的。”

    陆焱有些郁闷,不就是看中了那个男人婆妹妹么,咋不自己去问,还非得他去,再说了他们兄妹的关系可是人尽皆知的,彼此都巴不得对方死去,再说了,府里姨娘每天都争的头破血流,为的就是能让自己爹多看对方一眼,那个家,他都望而却步了

    。

    更遑论是亲自去问。

    回来绝对会面目全非,若人问及,他是不是要扯着嗓子吼到,是陆冰那个男人婆给揍的。

    这个,他可是爱莫能助了。

    “诶,那个男人看着也不像是好色之徒啊,会不会是间谍。”

    怡春楼在京都是个神秘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只知道这里的姑娘都是一等一的货色,去消费的人非富即贵,他那时还就纳闷,这商业界的神话夏木槿几乎什么都涉及,可是在餐饮与妓、院这一块却不曾涉及。

    而刚才从他手下溜走的男子此刻却阔步昂首的进了怡春楼,不免令他有些失望,更是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天景城此刻也是朝对面看去,沈媛媛正好被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给围住了,而且还左拉右扯,可是明显看得出,他表情很不自在,似乎不适应这样的地方,自己也不知为何,就这么起身朝陆焱道:

    “走,咱也去瞧瞧。”

    而谁也不知道,这是两人第一次亲身进入这种地方。

    而天景城的举动明显让陆焱一愣,可是他也好奇,到底这样的地方有什么特别,既然让那些男人醉生梦死,即便是抛弃一切也要沉迷其中。

    “诶诶额,你们别扯啊,什么素质嘛。”

    而怡春楼的门口,沈媛媛还未脱离众莺莺燕燕的毒手,这只手一摸,那只手一拉,她早就恼火了,而且挣脱了好几次都没能挣脱掉,她就纳闷了,这都是些强盗么?

    最后,她实在没辙,便是扯着嗓子道:

    “本公子没钱,再热情也拿不出一个子。”

    说话见,手心一些无色无味的粉末却撒了出去,而她这么一吼,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不但不再热情的拉扯她,反而骂骂咧咧将他给推出好远。

    而沈媛媛被这么突然一推,失去中心,直接朝着台阶下扑去,本以为会与*的地面来个亲密接触,可是传入鼻尖的却是很好闻的龙涎香,而且这双手臂非常的有力。

    “谢谢哈。”

    意识到自己的好运,沈媛媛便是看也不看眼前免于自己摔一跤的人直接道谢。

    而就在此刻,天景城不但注意到了她浓密如蒲扇般的睫毛,还注意到了她耳垂上的耳洞,微愣之后便是松了手。

    而沈媛媛还沉浸在自己的幸运之中,可是下一刻,却直接以狗爬式的姿势给趴在了地上,而且这一趴,浑身都震颤的痛,当即这眼泪水就出来了,正要抬头指责,可这印入眼前是刚才卡座里的冰块男,顿时,只能暗叹自己倒霉,而眼尖的发现他的脖子上隐隐而出的红疹之后,更是不再说话。

    一股脑儿的爬了起来,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们一眼,便是气呼呼的离去。

    “不好,被那小子给算计了。”

    然而,因为这集市人来人往,片刻,那娇小的身影便隐没在了人群之中,而意识到浑身疼痒难耐的两人才意识到自己被算计了,可是,转头望去,再也找不到那娇小的人影。

    “哎哟,痒,痒死我了。”

    然而,不止是他们,就是这怡春楼十几个姑娘此刻也开始抓挠起来,而她们纤细手指碰触过的地方如水泡般的疹子冒出来,并且正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蔓延

    。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十几个姑娘整个都面目全非,辨认不出,而那些想要入内的人均是望而却步。

    “怎么回事?”

    天景城却不知何时消失在了众人眼前,就是陆焱也不知道他是何时消失的,又或者是如何消失的。

    因为他像只只顾着给自己挠痒,而且在看到那些如花的姑娘一个个变得跟个猪头般面目全非之时整张脸都惊悚了,甚至祈求,自己千万不要和他们一样,偏偏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陆焱身子一震,更是不敢抬头,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