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六章 宫崎骏的决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就是天空之城拉普达吗?”

    高畑勋在书桌旁找了个位置坐下,沐浴着和煦的晨光,拿起宫崎骏刚刚完成的画稿,细细翻阅起来。▲∴,

    少年巴鲁带着女主角希达,驾驶着******在父亲英灵的引领下,穿越纵横呼啸的闪电回廊,突破生与死的边界,终于抵达龙卷风巢的中心。命运之门缓缓打开,传说中的天空之城再次浮现于世人眼前。

    天空之城是一座以飞行石为悬浮动力的空中城池。外观为多层次圆形架构,最上层为温室花园和天台,中间层是城市街道和王宫,最下层为黑色巨石构成的半球体,内部为天空之城的中枢,只有皇室成员才可以进入的拉普达圣城。

    天空之城的中心是一棵巍巍森然的巨大榕树,树冠如一柄大伞,将整座城市覆盖其下。涵养万物生机,支撑着天空之城的自然生态体系。

    这里是寂静和平的天堂,是泥塑机器人值守的遗落城市,是植物和远古生物的生活乐园。

    在宫崎骏的动画里,“飞翔”和“母树”是两个永远都绕不开的主题。

    宫崎骏出生在一个飞机制造家庭,父亲宫崎胜次是一家飞机制造厂厂长。受到家庭环境影响,从小宫崎骏就对飞行和天空充满向往。吉卜力工作室的名字就来源于二战时意大利生产的一款侦察机,意思是“撒哈拉沙漠的热风”。在宫崎骏的作品中,始终贯穿着天空场景和各式各样飞行器的刻画,这在《天空之城》中表现的尤为明显。

    以螺旋桨为推进动力装置的歌利亚号战舰,用传声筒为通信设备的虎蛾号飞船、外型如昆虫的小型鼓翼机、用绳索连接母船的滑翔侦察机…

    在蒸汽朋克的世界观里,想象力与传统交相辉映。宫崎骏设计的飞行器,总是满蕴着工业革命时代的气息。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既能体验探索未知世界的喜悦,又会勾起对于过往时代的怀恋。

    宫崎骏动画第二个绕不开的主题就是“生命之树”,人类生存的家园,必须由一棵巨大的“生命母树”来守护。

    在宫崎骏的大部分作品里,都可以找到这样一棵巍巍森然的大树,孕育生命。滋养万物。

    宫崎骏的“母树情结”来源于对“照叶树林文化”的崇拜。

    宫崎骏是一个和平主义者,对于父辈在二战中犯下的战争罪行一直深恶痛绝,甚至由此十分痛恨自己日本人的身份,视之为耻辱。后来宫崎骏读到中尾佐助著作的《栽培植物和农耕的起源》一书,这才将宫崎骏从“不想当日本人”的怨念中解放出来。

    中尾佐助在书中提出“照叶树林文化论”的概念。生活在照叶树林带的人们,与自然共存,拥有跨地域、跨语言的共通文化,如饮食、信仰、漆器制作等,这就是所谓的“照叶树林文化”。

    “照叶树林文化论”帮助宫崎骏摆脱了“国家和民族的桎梏”。从此。照叶树林文化这个概念也深深埋进宫崎骏的动画创作之中。

    《风之谷》中,顽强挺立在“腐海”中央的巨大楠树。《天空之城》中,支撑着拉普达生态系统的中心榕树。《龙猫》中,由巨大照叶树形成的“树塚”。这些设想,都是来源于照叶树林文化中“镇守森林”的崇拜习俗。

    “高畑君,你觉得这部作品怎么样?”

    宫崎骏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喝了几口提神,在高畑勋身旁坐下问道。

    “黑漆漆的矿井。高架铁轨上的旧式火车,螺旋桨飞船。泥塑机器人、高大倾倒的石柱、苔藓覆盖的回廊、巍峨古老的城堡。呵呵,还真是宫崎君一贯的风格啊。

    宫崎君,每次看你的画稿,我都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错觉,这种感觉真是很不错哦。”

    高畑勋翻阅着手中画稿,看得很仔细。脸上笑容灿烂,啧啧称赞道。

    “别说这些没有用的废话。高畑君,你觉得大家会喜欢这样的动画吗?”

    宫崎骏皱皱眉头继续催问道,对于高畑勋的恭维赞美并不领情。

    “这很难说啊。”

    高畑勋撇了撇嘴巴,摇摇头说道。

    “我个人是很喜欢宫崎君这样的风格。将科技与神话、旧时代与新文明完美融合在一起。这样的世界观设定对我来说确实很有吸引力。只不过…”

    高畑勋眉头微微一皱,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些许无奈的表情。

    “只不过什么?高畑君,你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出来吧。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风格。”

    宫崎骏皱眉不耐说道。

    “宫崎君,有时候我们可不能把观众的品位想象得太高了。”

    高畑勋望着手中画稿,组织了一下语句,皱眉沉吟说道。

    高畑勋的意思很简单,阳春白雪固然格调高雅,却也难免曲高和寡,在受众上肯定没法和下里巴人相提并论。就像美国人经常自嘲说得,谁要是能大胆低估美国人的智商,谁就能在美国挣到大钱。其实不唯美国人,全世界的观众大体上都差不多。

    这种现象也很好理解,在现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每一个人都面临着巨大的社会压力。人们下班之后走进电影院,只不过是希望寻找一种方式打发无聊的时光,或者发泄一下心中郁积的情绪,又有几个人是为了接受所谓的艺术熏陶?这就是为什么内容空洞的商业电影总能大行其道,而内涵丰富的艺术电影却总是乏人问津。

    “巴鲁这类劳动者身份的少年,恐怕很难激起观众的观影愿望,将他们吸引到电影院里来吧。”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